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王岐山怎么看中国社会

摘要: 他讲话给我最大的冲击,是他多次强调了“不平等”问题。在我看来,这是他讲话的中心论点。 他说必须解决不平等问题,如果不解决,中国社会无法继续下去。马丁·雅克长期“力挺”中国使其声名大噪  上午10点整,英国人马丁·雅克满头大汗地推门进来。光头,带着眼镜,反应迅速,声音洪亮,根本看不出来他已经70岁。  这是9月中旬的北京,秋高气爽。他提着一个重重的黑色提包,刚刚穿越了大半个清华校园,来到了这间位于清华园明斋的办公室。他目前担任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研究员。  如今他十分温和,但仍然自豪地提起自己曾是个愤怒青年,“经常上街参加示威抗议活动”。那是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无数欧洲青年厌倦了西方文化。维基百科给马丁·雅克的标签是知名左翼学者,他也毫不讳言自己的左派立场。  在研究东亚经济多年后,他将目光投向了中国。2009年,一本《当中国统治世界》让马丁·雅克在世界名声大噪。在TED大会上,他的演讲《理解中国崛起》被观看了200多万次。  这让他在中国很有名,也得到了来自中国政府的认可。由中纪委主办的“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”,他从第一届开始就是被邀请的外国嘉宾之一。  反腐方面中共应该更早行动  无界新闻:你参加了“2015中国共产党和世界”对话会,你提了哪些观点或者建议?  马丁·雅克:去年这个会议,我也参加了。今年的主题是反腐。包括在人民大会堂和王岐山会面那次,我一共做了三次发言,提到了腐败不仅是中国的问题,更是全球性问题,也谈了为何腐败会日益严重。  无界新闻:在你看来,腐败为什么会严重?  马丁·雅克:我认为,腐败在全球日益严重有三个原因:全球化、私有化和市场化。腐败带来的好处、诱惑越来越大,尤其是在中国。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成为了“钱钱钱”的社会,而不是以前那种讲究平等、团结、纪律的社会。改革开放后,对于官员的评价越来越注重他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,导致官员越来越介入到国企、企业的经济行为中。  参加完此次会议,我感觉,共产党在解决这个问题上已经很晚了,他们应该更早开始行动。很显然,很多政府官员、党的官员都有腐败行为,人们看到这一点,人们对党和国家的信任度下降了。  无界新闻:和王岐山的见面会上,他谈了哪些内容?  马丁·雅克:王岐山令人印象深刻。我见过很多中国领导人,可以说王岐山是除了习近平之外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中国领导人。  他讲话给我最大的冲击,是他多次强调了“不平等”问题。在我看来,这是他讲话的中心论点。 他说必须解决不平等问题,如果不解决,中国社会无法继续下去。  我对这一点印象深刻,因为不平等这种状况正变得日益严重,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其他地方。90年代时,不平等还不是一个大家普遍讨论的大问题。  里根和撒切尔时代有一个术语,叫做“涓滴经济学”,即认为政府不应该救助穷人,而应该让富人得到他们所需要的。通过经济增长使社会总财富增加,最终穷人也会受益。但现在,没人这么说了。因为这并没有发生,这是一个谎言。富人越来越富,而穷人越来越穷,贫富差距越来越大。现在在西方,大家都很担忧贫富差距,但没有人真正做些什么。  王岐山则着重强调了这一点。他说贫富差距、不平等必须解决。他不像是只是说说而已。他非常认真。我感觉他说话非常有权威,很自信,也很有能力,思维非常清晰敏锐。  他也强调了腐败正在损害党,他们必须做些什么。如果不做,就很危险了。  无界新闻:这次对话会主题聚焦于反腐。你认为,腐败是一个体制问题吗?  马丁·雅克:每个体制都有自己的问题。在我们的社会(英国),外在的腐败水平很低,但是有很多我称之为“隐含的”的腐败。比如,大公司高管的工资是基层员工的143倍。这种差距比以前要大多了。我认为这也是一种腐败。人们讨论市场,认为市场是自由之地,完全遵循自然的供需原理。但事情不是这样的。市场是按照一定规则来运行的,通常需要一定的政府管理。  无界新闻:但这不像是腐败,而更像是一种不平等?  马丁·雅克:不,我不同意你的观点。这也是一种腐败。事实上高层的人,处于权力顶层的人,他们给自己开出过高的工资,越来越高,不管他们的真实价值和真实贡献有多少。付出的代价则是其他公司员工的贡献被低估,这就是体制的失败。美国最为严重,英国也比较差,世界其他各地也越来越明显。  一个经典的例子,比如美国。长期以来,金融领域一直在要求放松监管。他们怎么做到的?通过大量的游说。他们资助政党,资助总统选举,资助国会议员,用钱疏通了他们。他们还买通了媒体。所以最后,放松管制发生了,即我们称之为“低干涉”的管制方式,实际上就是很少管制,继而金融危机发生了。因为金融领域自己制定规则,为所欲为,我将此称之为体制性的腐败。  无界新闻:你认为腐败在中国应该如何解决?  马丁·雅克:第一步是揪出腐败者,对其采取果断而严厉的措施,告诉人们腐败一定会受到惩罚。下一步,是引进新的规则,非常具体的行为规则,告知人们哪些是允许做的,哪些是不允许的。还有,透明是非常重要的。我知道中国政府官员开始申报收入和财产,我非常赞同,我认为应该公开。世界上腐败最少的是斯堪的纳维亚地区,丹麦、瑞典等国家。你知道么,在瑞典,你可以在线看到每个人的纳税申报表。  但打击腐败的一个困难是,没有人知道这个问题到底已经蔓延到了何种地步。我在那次会面的发言中打了一个比方——查清社会中腐败到了什么程度,就像是要查明一段婚姻中双方有多不忠一样困难。因为你从来不会知道人们到底说的是不是真话。比如,你问对方,你是否和别的女人或者男人上过床?他们可能会回答,有或者没有。但问题是,你信吗?腐败也是,人们从来不会说实话,除非被审判。所以必须要将腐败者送上法庭,给予惩罚。  给腐败者以惩罚有两个功能:一个是公正;其次,是向其他人发出了信号——你不能腐败。12 / 2 页下一页

本文由国民彩票发布于国民彩票平台,转载请注明出处:王岐山怎么看中国社会

相关阅读